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wu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第369章 369依恋

第369章 369依恋

皇后率先问道:“太子怎么样了?”

她的声音尖利,仿佛要刺破人的耳膜似的。

“有五成把握能救下。”顾玦不欲与皇后多言,声音冷淡,“来人,把皇后送回去。”

皇后听到“五成把握”,身子摇晃了两下。

接着,她又激动地嘶吼了起来:“凭什么?!本宫不走!!”

“顾玦,他就是乱臣贼子,他想要皇上和太子的命,然后他自己登基!”

皇后用涂着大红蔻丹的手指指着顾玦,指尖真恨不得戳到顾玦的鼻子上。

两个玄甲军将士快步进来了,根本不给皇后靠近顾玦的机会,两把寒光闪闪的佩刀拔出了一半,示威地对着皇后,意思是请。

皇后不信这些下人敢对自己出手,可是她带来的宫人却怕,内侍低声对皇后道:“娘娘,您还是先回去吧。”

皇后的脸色更难看了,斥道:“本宫倒要看看……”

两个内侍彼此对视了一眼,一左一右地把皇后钳制住,强硬地把人给拖了出去。

也就是皇后糊涂,到现在还看不清现实,朝廷已经变天了,皇帝驾崩,以后是宸王说了算了。

如果宸王下令不准救太子,谁敢救?!

那么等着太子的就是一个“死”字。

皇后被人拖了出去,嘴里还在反复地嘶吼着、咒骂着,声音渐渐远去。

礼亲王清清嗓子,赶紧对顾玦解释道:“阿玦,我本来是想让皇后来见太子最后一面的。”他本是一番好意,却不想皇后实在是糊涂。

顾玦只是点了下头,随即道:“把左都御史、睿亲王他们也叫进来吧。”

左都御史、睿亲王他们一早就随礼亲王一起进宫求见皇帝,但是他们一直候在乾清门外没进来。说穿了,他们就是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进可攻,退可守。

从龙之功可不是人人都能挣的,朝中这些文武要员大都是步步为营的精明人,像大理寺卿、右都御史、太常寺卿等人根本没敢进宫管这件“闲事”。

现在皇帝驾崩了,很多事也该有个交代,于是一道道指令从宫中发出,把朝中的重臣与勋贵全都宣进了宫。

子夜,众臣都心神不宁地聚集到了皇宫中。

当四十五下大丧之音响起后,是谁都知道大行皇帝已经死了,也知道玄甲军已经控制了京城。

大势已去,或者说,大势已定!

众臣聚集在了养心殿的偏殿中,全都心情复杂。

礼亲王与张首辅协商了一番后,还是由礼亲王站了出来,仔细地说了一下他们黄昏时闯进养心殿后发生的事,包括皇帝如何亲口承认他要杀太子,太子被皇帝重伤,现在性命垂危,以及皇帝之后因为丹毒攻心所以吐血而亡。

一桩桩、一件件都听得人胆战心惊,众人不由敛息屏气。

这番话如果只是礼亲王一人说来,在场众臣不免怀疑礼亲王被宸王收买,可今天六部阁老以及顺王也亲眼见证了这一切,因此,在场大部人都信了。

众人的目光都忍不住瞟向上首的顾玦,神情各异,有的唏嘘,有的若有所思,有的面露敬畏之色,也有的人目光中闪着怀疑的光芒。

有人意有所指地轻声与身旁的同僚嘀咕着:“宸王怎么会在这里?”

“这件事到底怎么样还真难说……”也有人将信将疑地在顾玦与礼亲王之间扫视着,觉得今夜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惊天秘闻。

无论周围的人用什么样的目光打量自己,顾玦都完全不在意,自顾自地品茗。

礼亲王说完了前因后果后,就下了一连串的命令:

令礼部会同内阁、翰林院集议,准备“大行皇帝丧礼仪注”;

令内侍为皇帝整理仪容、更换寿衣等,打算停灵七日;

令文武百官于明日在宫中为大行皇帝举行“上谥”的典礼,起谥号。

礼亲王说什么,众人就应什么。

任谁都知道大行皇帝死得这么不光彩,这葬礼肯定是要从简了,而且,朝廷眼看着就要变天了……

思绪间,众臣看向顾玦的目光更复杂了。

太常寺卿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地对着顾玦作揖:“宸王殿下,国不可一日无君,这新帝登基的事宜……”

说着,太常寺卿殷勤地对着顾玦一笑,带着几分讨好,几分急切,很显然,他这是在向顾玦表忠心。

其他人原本都是低眉敛目,闻言,眼皮动了动。

顾玦从茶盅里抬眼,目光淡淡地朝太常寺卿扫了过去,这一眼让太常寺卿大受鼓舞,接着道:“殿下,您乃天命所归,又是先帝的嫡子,自当入承大统为嗣皇帝。”

历史上,大行皇帝驾崩后,没有留下遗诏,由太后下旨从皇室、宗室中择人选入承大统为嗣皇帝的旧例不在少数。

殷太后是宸王的生母,由太后下懿旨令宸王登基为新帝,合情合理。

其他人闻言不由暗暗地交换起眼神,不少人都在心里怀疑起太常寺卿是否根本就是顾玦的人,他现在是在为顾玦造势,顾玦是要“黄袍加身”呢。

太常寺卿率先跪在了地上,紧接着,大理寺卿、吏部尚书、靖安侯等人也都陆陆续续地跪了下去,跪地的人越来越多,全都万众一心地请顾玦登基。

还有三分之一的官员还站着,或垂着头,或面面相看,犹有几分犹豫。

他们也是聪明人,知道如果要向宸王投诚,那自然是越快越好,可宸王终究还是有几分“名不正言不顺”。

礼亲王同样也看着顾玦,眸光闪烁。

在礼亲王而言,原本由太子登基才是名正言顺,是他预想中最好的局面,

但是,局势瞬息万变。

今天已全然不同于昨天了,顾玦已经率玄甲军占下了皇宫,占下了京城,现在主动权掌握在了顾玦手里,他还会让位给太子吗?!

倘若太子不治身亡的话,只怕也只有顾玦能够担得起皇位,震得住这大齐江山,由顾玦登基是顺理成章的事;

可倘若太子被治愈,太子能容得下顾玦,顾玦能容得下太子吗?!

届时,大齐会不会重演去岁昊国的那场宫变?!

这一刻,礼亲王的心中迷茫极了,心中似有两个自己在对峙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希望太子能被治好,还是治不好。

太子很好,可以成为一个仁君,但顾玦也很好,是先帝的嫡子,无论才干与品行都挑不出毛病。

礼亲王久久没有说话,周围其他官员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表态:

“宸王殿下才德兼备,人品贵重,年富力壮,由殿下登基,乃是百姓之福,大齐之福!”

“正是。宸王殿下战功赫赫,顾瞻千里,大智大勇!”

“……”

众臣的溢美之词不绝于口,至于那些犹豫不决的人全都没表态,既不赞同,也不好反对。

偏殿内,人声鼎沸,嘈杂喧闹。

相反,太子顾南谨所在的寝宫内,一片寂然。

寝宫的门口,有两名玄甲军将士看守,严阵以待。

这些身经百战的玄甲军将士都对血液的气味极为敏感,能够闻到里面传出一股愈来愈浓的血腥味。

他们心里虽然好奇里面发生了什么,却没人去偷看。

军令如山,王爷有令,任何人都不许擅闯此间。这道军令当然也包含了他们。

三个太医都在寝宫内,本来他们是想给宸王妃搭把手的,可事实是,他们除了帮着熬了一碗麻沸散,根本就英雄无用武之地。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能做什么。

他们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沈千尘给顾南谨行针稳定心脉、止血,然后用一刀划开了他胸口的皮肤……

当鲜血从那锋利的刀刃下溢出时,三个太医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有那么一瞬,几乎要怀疑这到底是在杀人还是救人。

没人去阻拦沈千尘,毕竟三个太医还是有理智的,如果沈千尘要杀太子,又何必多费力气,只要熬过今晚,太子自然会死。

而且,他们都是医者,也都曾看过或听过记载在《后汉书·华佗传》里的一段话:“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积聚。”

华佗创制麻沸散的本意,就是作为这样一种治疗手段。

三个太医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这堪称血腥的一幕,盯着沈千尘的一举一动,唯恐漏掉任何一个细微的小动作。

当他们看到眼前的这个少女竟然开始穿针引线时,又是一惊。

他们直到此刻才看明白了,也想明白了,这位年轻的宸王妃以刀具划开太子的胸膛,竟然为了给太子补肺,将那个被皇帝一刀捅破的肺重新缝合起来。

若非是此刻亲眼目睹,这一切简直是匪夷所思,让感觉仿佛置身于一个关于神仙志怪的戏本子似的。

中年太医狠狠地隔着衣袍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这才确定眼前的这一切不是梦,是真的现实。

跟着,另一个念头涌上了心头:宸王妃到底是何方神圣?!

以她探脉、行针的手法,为病患开膛剖腹时的技艺娴熟,还有现在面对这种血淋淋的场面时展露出来的那股子气定神闲的气度……她,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女子!

任何一个妙手回春之能的神医都不可能是凭空冒出来的,不似学文习武可以一个人闷头苦练,一个医者必须在无数次为病患医治的经验中才能逐步成长,就是华佗、扁鹊这等名垂青史的神医也不例外。

中年太医忍不住轻轻地拉了拉太医令的袖子,与他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以口型说了三个字:济世堂。

在这偌大的京城中,有那么一个年轻的神医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总是以面纱遮挡住容貌,但是从身形、声音与气质大致能判断出她年纪不大,绝对不超过十八岁。

百姓都说济世堂这位神医有“活死人、肉白骨”之能,在京中救人无数,明西扬、云展、皇长孙……还有宸王!

当这个怀疑冒出心头后,太医令越想越有可能。

原来如此!

难怪去岁京城流言飞起,都在传宸王的身体不好,体内有陈年暗伤,怕是命不久矣,但是看宸王现在的样子明明龙精虎猛。

之前也有传言说济世堂的神医数次登门宸王府……现在再联想起来,太医令等三个太医忽然间觉得全都对上了。

太医令怔怔地看着沈千尘鲜血淋漓的双手,心潮澎湃,心里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大行皇帝恐怕至死都不知道这件事……

沈千尘根本没在意任何人的目光,全神贯注地投诸在了顾南谨的身上,应该说,是左肺上。

她已经缝补好了左肺的血窟窿,还得查看左肺上还有没有别的出血点,要是有所遗漏,那就前功尽弃了。

顾南谨这次伤得很重,沈千尘知道就算他活了下来,体质也会远不如从前,肺属五脏,五脏乃人身之根本,顾南谨已经伤了根本。

不过,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是吗?

沈千尘一边想,一边开始最后一个步骤,重新以羊肠线将顾南谨胸膛的口子缝合起来,针线稳稳地穿过皮肉……

前世,当顾南谨死的时候,她早就不在京城了,也就是后来她与秦曜打进了京城,才知道关于顾南谨的一些事。

前世的这个时间点上,顾琅还活着,顾南谨本来应该死在三年后,要在顾琅两次废太子之后,才会以太子意欲谋反的罪名处死顾南谨。

这一世,一切都和上一世不一样了。

屋子里静得出奇。

沈千尘从头到尾很平静,也很镇定,反倒是三个太医汗流满面,煎熬至今。

四更天时,沈千尘才从寝宫里出来了,琥珀被她留下教导太医们该如何照料顾南谨。

沈千尘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浑身酸痛,方才的一个时辰需要她全神贯注,因此,此刻她感觉比一夜没睡还要疲惫。

当顾玦的身影映入她眼帘时,她瞬间觉得疲惫一扫而空,眼中只剩下那道长身玉立的身影。

“九遐!”沈千尘情不自禁地唤道,步履轻快地小跑了过去,一把拉住他的袖子。

顾玦双眸微张,看着她的眼眸中除了欣喜,也有惊讶。

他的小姑娘很少唤他的字,感觉每次叫一次“九遐”就像是要她半条命似的。

沈千尘当然看得出顾玦在惊讶什么,捏着她的袖子撒娇地晃晃。

她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唤他九遐,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现在这个养心殿里多的是“王爷”啊!

“累吗?”顾玦放柔嗓音问她。

“累!”沈千尘乖巧地点头,那样子就像是撒娇、讨赏的小奶猫似的。

顾玦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咳咳!”完全被无视的礼亲王尴尬地清了清嗓子,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沈千尘,客客气气地问道,“侄媳,太子怎么样了?”

就算没问,礼亲王也已经猜到了,他的这个侄媳就是传闻中的那个神医。

沈千尘转头看向了礼亲王,原本还是笑靥如花的小脸翻脸像翻书似的变得冷淡疏离起来。

她用一种静如止水的语气说道:“太子左肺的伤口已经缝合,现在人还在昏迷中,虽然他暂时保住了命,但是失血过多,到底能不能撑下去,能不能醒过来,还得看他自己。”

“……”礼亲王嘴巴微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毕竟在沈千尘来之前,太医亲口说太子熬不过今晚,现在太子却有了五成的生机。

沈千尘也没打算与礼亲王道什么家常,又道:“皇叔可以进去看看太子,但人还没醒,而且就算是他以后康复,身上也会因为伤了肺而落下一些后遗症,比常人虚弱。”

顾南谨伤得比顾玦还重,救治又不及时,他这回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了。

末了,沈千尘又补了一句:“惊风,去把太子妃叫来照顾太子吧。”

沈千尘吩咐惊风的样子实在是太过理所当然,让礼亲王又是一惊。

礼亲王看得分明,沈千尘吩咐人之前没有去看顾玦的神色,是她自己在做主,而顾玦也是一副理所当然地由着她发号施令,丝毫没有觉得沈千尘把太子妃叫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是,王妃。”惊风笑呵呵地抱拳领命,目光云淡风轻地瞟过了礼亲王,退出了养心殿。

因为太子妃跟其他嫔妃一起被软禁在凤鸾宫,惊风就让人跑了一趟凤鸾宫。

后脚,礼亲王也走了。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尤其是大行皇帝的葬礼事宜,很显然,顾玦是绝对不会管的,太子更是无能为力。

周围没有闲杂人等了,沈千尘一下子就觉得世界清静了,那张精致的小脸上也又有了乖巧甜美的笑容。

顾玦拉起了她的小手,道:“我陪你回王府歇息。”

养心殿外已经备好了肩舆。

可是沈千尘不想坐肩舆,她贪恋着他掌心的温度,舍不得松手,娇声道:“王爷,陪我散散步。”

夜晚的皇宫万籁俱寂,似乎处于一种风雨后的宁静与萧索中。

顾玦也就由着她,陪着她一起往宫门的方向走了,与她闲话:“你刚才不是说累了吗?”

“不累了。”沈千尘笑眯眯地说道,跟他在一起,她怎么会累呢。

她依恋地把小脸靠在他的肩膀上,鼻尖可以闻到他身上那清清淡淡的沉香味,唯有贴得那么近才能闻到的香味。

这种感觉让她很愉快,就仿佛这是只有她才知道的小秘密。

两人慢吞吞地往前走,在这浓浓的夜色中,周围一片空旷,似乎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走到太和殿附近时,沈千尘忽然问道:“九遐,我们还回北地吗?”

顾玦更用力地握住了她的手,沉默了。

沈千尘也就没有再问,只是笑道:“你在哪,我就在哪。”

她踮起脚,亲了亲他的鬓角,又把脸颊靠在他肩头撒娇地蹭了蹭,又乖又软,那明媚的笑靥中像是没有半点烦恼一样,随遇而安。

她想告诉他,不用顾忌她,他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

这一世,他活着,他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这已经是她最大的幸福了!

看着小丫头那双漂亮清澈的眼眸,顾玦的心就变得轻松愉悦,感觉任何事都不重要了。

夜空中的阴云不知何时被晚风吹散了,隐约地露出了时隐时现的繁星,星星点点。

接下来的两天,京城中一扫前几日的阴雨连绵,天气晴朗,阳光灿烂。

京畿一带的气氛依旧凝重压抑,大行皇帝驾崩,皇子皇孙们都要披麻戴孝,朝廷官员以及百姓在接下来的一百天内都禁止作乐,禁婚嫁,从京城到皇宫内都看不到一点艳色。

在服丧期内,京中寺庙、道观要各鸣钟三万次,钟声阵阵,仿佛在反复地提醒着大家,大行皇帝驾崩了。

最忙碌的人大概是玄甲军了,马不停蹄地四处跑,继上十二卫之后,陆续又控制了京郊的三千营、神枢营以及五军营剩下的残兵。

接下来,玄甲军又朝附近的冀州卫、青州卫与幽州卫进军。

这一切进行得雷厉风行。

有兵权就有了一切,这一连串的镇压与收编在苏慕白的主持下进行得十分顺利,光是六万五军营将士被歼灭的消息足以震慑周边这几州的卫所,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更何况,大行皇帝已经驾崩了,各州卫所等于是出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根本也打不起来。冀州卫、青州卫与幽州卫三个卫所的臣服都是在没有流血伤亡的情况下完成了,可谓兵不血刃。

三天时间弹指而过,皇宫内的气氛越来越压抑,啜泣声、哭喊声不断,后宫嫔妃、文武百官以及三品以上的命妇都在为大行皇帝哭丧。

这些哭声宛如附骨之疽、又像是催命的锁魂铃般回响在空气中,楚千凰简直快要疯了。

自从她随睿亲王一行人回京后,就一直被关在长春宫里。

从四五天前,楚千凰就感受到了宫里弥漫着一股不安的气氛,她试着问过两个来给她送饭的宫女,但是宫女们都不肯回答,慌慌张张,支支吾吾的。

直到三天前的夜晚,她听到了大丧之音响起。

她跟楚贵妃一样,一开始只以为是太子薨了,直到钟声敲打了超过二十七下,这才意识到是大行皇帝驾崩了。

再然后,她就被人从长春宫赶到了凤鸾宫。不止是她,那些嫔妃、公主等等也全都被带过去了,软禁其中,每个人都是悲痛欲绝,就连三公主安乐也不像往日乐呵呵了。

楚千凰清楚地意识到,大行皇帝顾琅是真的死了。

大行皇帝已经死了三天了,直到现在,楚千凰依旧沉浸在深深的震惊中。

她可以确定,在她的梦里,现在这个时间,大行皇帝顾琅绝对没有死,顾玦也同样活着。

但顾玦在这个时间线上应该已经病得很重了,正在筹谋着带宸王府上下回北地,然后殷太后薨了,殷太后的死给了顾玦一个机会,逼得顾琅不得不退让,最后,顾玦拖着病体带着所有人一起离开京城返回北地。

不过,顾玦终究没能回到北地,他死在了去北地的路上。

本来,顾玦应该死在今年年底的!!

楚千凰怔怔地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地揉着手里的帕子。。

她不懂一切怎么都变了。

皇帝居然死了,那顾玦呢?

顾玦还会不会死?

要是顾玦没有死的话,那么,楚千尘,不,是沈千尘她岂不是要登上凤位了,那么自己汲汲营营、费尽心机又是为了什么?!

因为自己的穿越,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切都变了!!

自己所为都是在给他人作嫁衣裳?!

喜欢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请大家收藏:(www.wenjianwu.com)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笔趣阁wu更新速度最快。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最新章节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全文阅读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笔趣阁wu

猜你喜欢: 王的女人谁敢动皇上您该去搬砖了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穿越逍遥嫡女我在汉朝搞基建[穿书]锦绣田园:农门辣娘子重生之嫡女楚王妃毒宠佣兵王妃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嫡女她不想宫斗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妖女乱国世子妃你又被挖墙脚了妖孽狂妃:邪君宠溺小妖妃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清穿小福晋:四爷,请独宠!成亲后王爷暴富了后华悍妾当家侯府遗珠宠妻无度:神医世子妃禁欲王爷,宠上瘾!空间之彪悍掌家农女异能田园之农女谢凉衣
完本推荐: 奋斗在初唐全文阅读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全文阅读快穿之女配不按剧本来全文阅读我的校花老婆全文阅读萌宠甜心:总统少爷吻上瘾全文阅读绯闻萌妻:腹黑老公,头条见全文阅读异界流氓战医全文阅读女子监狱风云全文阅读异世傲天全文阅读合租医仙全文阅读宇宙无敌装逼系统全文阅读修神至尊全文阅读快穿之今天开始做女王全文阅读快穿逆袭:男神,别跑!全文阅读重生花果山全文阅读错嫁惊婚:总裁请克制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与狐仙双修的日子全文阅读极品修真邪少全文阅读回到晚清的特种狙击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魂帝武神地下城:最强欧皇攻坚团逍遥章绝世好人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权宦心头朱砂痣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鸿渐于磐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国医无双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表哥万福旧日之箓一念吞天诸天神国时代我有一个剑仙娘子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我女扮男装那些年全能夫人被宠成了小娇娇海贼:百岁老师一剑独尊小王妃她甜又横大佬穿成女配(快穿)牧龙师狂少归来我在远月玩穿越雄兔眼迷离[美娱]红遍全球全球密室[无限]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最新章节手机版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全文阅读手机版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笔趣阁wu移动版 - 笔趣阁wu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