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wu >> 侯府遗珠 >> 第711章

林十八进来的时候,叶深已经掩好了衣裳,江昊带着药童已经离开。

叶深的伤在肩胛处,若不是刚刚换了药,屋里留有药味,只要叶深不动左胳臂,就那么衣冠整齐地坐着,林十八还真不定能察觉出来。

只是林十八来的时间巧,他对药味有比较敏感,进了屋嗅了一下鼻子,便闻到屋里淡淡的药膏味,一双眼睛便骨碌碌地在叶深身上转。

叶深不由暗自叹了口气,有的时候身边的这些人感官太过敏锐也是件让人伤脑筋的事!

林十八往运州跑这一趟,说是来送喜讯,叶深心里却明白得很,必是林婉不放心他,特地让林十八以送喜讯为名亲自看看他的情况。

刚才林十八嗅鼻子的动作,便已经告诉叶深,他受伤的事瞒不过林十八。

虽说因为林十八的到来,换药之后暂时没将胳臂吊起来,但是他的左胳臂暂时无法使力却是不争的事实,而且从林十八上下打量之后便将目光定在他的左胳臂便知,果然与林鸿运所说的一样,他再如何掩饰也无法瞒过林十八。

既然瞒不过那便不瞒,免得林十八带些夸大其词甚至不实的消息回去更添林婉的担忧,不如直截了当地说明自己所受的伤。

当然这个直截了当需得带着些技巧,总之既不能完全瞒着,又不能让林婉忧心挂念。

叶深便来了个轻描淡写:“剿匪那日左肩不小心中了流矢并无大碍,用了江太医的药,过几日便能痊愈。”

说罢淡淡地看了眼林十八,意思再明白不过,那便是告诫林十八不用到处找人打听他的伤势,待回京之后更应小心说话,莫要让林婉多担忧。

叶深身边跟着林九等人,林十八才不相信他身上的伤是什么流矢所伤,

当然他也无需到处打听,只要问一问林九便什么都知道了。

不过他也明白叶深那一眼的意思,等回了京城,不能瞒着叶深受伤的事,至于伤势便按叶深所说告知林婉和叶家人便是。

叶深果然是了解林婉的。

林十八此行的目的,便林婉的安排。

生下龙凤胎的喜悦也没能冲淡生产前那场恶梦留在心里的阴影。

刚从产后的昏厥中清醒过来,便背着吴氏交待了司琴一番,安排林十八往运州来报喜信。

报喜信只是借口,让林十八亲眼确定叶深目前的状况才是重点。

如今喜讯已经送到,叶深的状况也看到了,甚至连叶深接下来的行程也知道了个大概。

得知叶深接了皇帝的新旨意,还需在运州逗留些时日,甚至还可能再往江南去一趟,林十八不由叹了口气,在人官场还真是身不由己啊!

如此算说,叶深能不能赶得上两孩子的满月酒都不一定。

“喜讯已经送到,老太爷他们想知道的也都有了答案,我这便动身回京。”林十八说着转身便要启程回京。

虽说从京城到运州快马加鞭只需四日,这样的辛苦对于林十八来说算不得什么,叶深却也不是那种苛刻的主子,自是要让林十八先下去歇息缓缓再说:“哪里需得这般着急,你且下去歇息歇息,明日正好震南军也要拔营,你随震南军一起回京便可。”

“震南军要押解匪徒和收缴的兵器,没个十日八日回不了京,我就不与他们同行了。”林十八连连摇头。

大人真会开玩笑!

他可是听司琴说得明明白白的,夫人从昏厥中醒来连孩子都顾不上看一眼,第一时间便是让司琴给他传话,让他快马加鞭给大人送信,还特地叮嘱一定要确定大人身上是否有伤,如果有伤,一定要问清伤在哪里,伤势如何等等。

他可以在运州城里歇上一晚再回去,可是他若真的跟着震南军慢悠悠地回京城,等着他的可就没什么好果子了。

因为是大人的意思,夫人应该不会责备,但是司琴呢?

林十八连想都不敢想!

只要涉及到夫人还有哥儿姐儿,司琴便成了护崽的母老虎,可凶可凶了!

当然林十八不是打不过司琴,但是在蜀地待了整整六年的林十八,学会了怎样做一个“耙耳朵”。

当初为了与司琴成亲,林十八费的可不仅仅只是九牛二虎之力,

让林十八跟着震南军一起回京,也不过只是叶深随口说说而已。

他太了解林婉以及跟着林婉的这些人了,对于林十八的反驳也只笑了笑,便让戚大宝带着林十八下去歇息,还让戚大宝顺便去一趟厨房,让厨娘多备些酒菜,既是替林十八洗尘,同时也是为林鸿运饯行。

经过一夜,林十八已经将叶深受伤的情形以及伤势了如指掌,受伤时的惊险自然得留着叶深自己说与林婉听,他要告诉林婉和叶家人的便是叶深想让林婉和叶家人知道的那些。

第二日一早,林十八果然没有与震南军同行,而是独自一人快马加鞭赶回京城。

林十八赶回京城那日,已是林婉生产后的第十日。

这一胎因是双胎,生得自是双前两胎都要艰难些,加之林婉已经三十出头,恢复得便没有以前那两胎快。

好药好**心养了十日,也只能靠着垫子在床上坐上半刻钟。

得知林十八送信回来,便让司琴去将林十八带来静思苑。

“夫人身上还虚着呢,有什么话让奴婢去问便是。”司琴皱眉劝道。

张嬷嬷等人跟着劝了几句。

林婉却坚持要亲自询问,那日的恶梦太过真实,她太担心叶深了!

见劝说无效,司琴出去将林十八带来静思苑。

为了避免给月子里的林婉招风,在林婉从产房回到卧房之前,赵娘子便带着樱桃几个大丫鬟在床榻与门之间安放了屏风。

林十八便隔着屏风给林婉回话。

来静思苑这一路,林十八被司琴好一番耳提面命。

“你放心,我只按大人的意思回话。”林十八并没有因为司琴的唠叨而有什么不快,满面笑容对着司琴看个不停,一只手偷偷握住司琴的手捏了捏。

司琴心里一惊,四下里睃了睃,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便侧目嗔了林十八一眼,倒是没有将林十八的手甩开。

既然叶深事前有交待,司琴便没有继续多唠叨。

赶在进静思苑之前抽回了自己的手,司琴还是忍不住又叮嘱了一句:“夫人生产做的那个恶梦,只怕与大人有关,大人让你说的这样,夫人怕是不会相信,你得给我咬紧牙,万不能让夫人看出端倪。”

林十八连连点头。

“大人真的只是被流矢所伤?你可亲眼看过大人的伤势?”林婉果然不相信叶深交待林十八的这套说辞,待林十八转达了叶深的情况,开口便问道。

林十八眉心一跳,纵然心里早有准备,面对林婉一针见血的询问,还是觉得有些心虚。

好在隔着屏风,林十八不用直面林婉,这份心虚便被淡化了:“小的到了运州,便被戚大宝带着去见了大人。小人进屋的时候,林世子正好也在。当时大人应该刚换过药,大人应该并不想让小的知道大人受过伤,屋子的门窗都是开着的。夫人知道,小的鼻子灵,那怕只有那么一点点药味也瞒不过小的鼻子。虽说屋里只有大人和林世子,不过小的还是闻出来了,那药是江太医按夫人给的方子制做的金创药膏。小的便特别注意大人和林世子的动作,发现林世子动作如常,大人的左胳臂则有些不太对。大人见瞒不过去了,便告诉小的左肩胛被流矢所伤,伤势并无大碍。”

林十八开始回话的时候,或许还有些心虚,甚至特地避开流矢这个话题不作应答,不但当他说到塌以闻到药味儿开始就变得心气十足。

林婉看不到林十八脸上的表情,只是她太熟悉自己身边的这些人。

每当林十八心虚之时,话便有些多,想来林十八的回禀是有所取舍。

叶深的确曾经受过伤,而且是箭伤,这与她所做的梦一般无二。

林婉压下一阵阵不断涌上心来的悸动,又问了些有关叶深和林鸿运行程的问题,得知皇帝给了叶深新的旨意,叶深还得在运州逗留些时日,便没再为难林十八,让林十八退下。

在林十八退下之前,林婉又特别叮嘱林十八往叶老爹和叶大民那里说说叶深的情况。

至于该怎么说,相信林十八心里明白。

让林十八去运州给叶深送信并探看叶深的实况,原本林婉并不打算告诉叶家其他人,只是司琴送了林十八出京之后给林婉回禀的时候,被刚好前来探望林婉的吴氏听了个大概,自然也就瞒不住了。

如今林十八回来了,自然不能要将往叶老爹和叶大民那里报一报叶深的情况。

至于吴氏那里便让赵娘子去报个平安。

安排好这些,林婉脸上便有了疲色,张嬷嬷与司琴扶着林婉重新躺下。

“夫人,林十八不善撒谎,既然他说大人没有大碍,定是没有大碍。您且放宽心养好身子。”张嬷嬷见林婉躺下之后依然睁着眼不知在想什么,便小声劝道。

“是啊,十八不会撒谎,他说大人无碍便是真的无碍。夫人这次生产大伤元气,可不能再这般多思多想多操心。”司琴跟着也劝道。

林婉笑着摇了摇头:“我当然知道十八没有撒谎,却也不觉得夫君是真的被流矢所伤。那日的梦!”说到这里林婉没再说下去,而是缓缓地闭上眼睛。

说起那日的梦,令人心悸的感觉便会涌上心头。

直扑叶深而去的匪徒,暗处突然飞出的箭矢,还有叶深身上飞溅的血花……都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让人心惊肉跳。

从林十八带回的消息中,叶深被所谓“流矢”所伤的时间正是她被恶梦惊醒的时辰。

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她梦中看到的便是叶深所面临的真实场景?!

真是越想越后怕!

不过林婉知道,她确实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别说她人在京城,就算她在叶深身边,现在这样的身子还能配着叶深上山下水不成?

她得养好身子,还得照顾好孩子们。

想到孩子们,林婉心里又是一酸。

叶祺懂事,叶晨乖巧,渐渐地已经不用她多操心了。

两个奶娃娃就不同了。

虽说有奶娘喂奶,林婉也没打算全都依赖奶娘。

当然她还是听从了怀孕之初叶深的建议,这胎不打算一直由自己亲自哺乳。

年过三十了,身子恢复起来应该不如前两胎那么顺当。

事实果然如此,年过三十再生育而且还是双胎,生产之后林婉明显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想想前两胎,产后第二日便能坐起来给孩子喂奶了。

看看现在,都已经是产后第十日了,坐那么一会儿便让她觉得气弱阳虚,额头冒汗,更别说给孩子亲自喂奶了。

林婉从昏厥中清醒过来之后,被喂着吃了些东西,便心头头地让张嬷嬷将两个孩子都抱到了自己身边,想给孩子喂奶。

因为她希望孩子们还是能吃上几口初乳,毕竟初乳里面有很高的营养成分,而且还含有很高的免疫力,孩子吃了可以提高免疫力和抵抗力,对于孩子实在太重要了!

结果呢,前两胎充足得完全可以喂两个孩子的奶,这胎连小猫一样的闺女都喂不饱,接连试了两日都没能如愿,急得小闺女直哼哼,林婉只得将两孩子交给奶娘喂养。

就算林婉的奶源欠缺,好歹还是坚持了两日,两孩子到底还是吃到了些初乳。

但是每当看到瘦弱的小闺女,林婉的心里又是心疼又是自责。

小闺女在肚子里的时候明显没能抢得过的哥哥,个头明显要比哥哥小了许多。

哥哥出生的时候,并不比叶祺和叶晨出生的时候小多少,小闺女却只有三斤多那么一点。

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候,林婉没办法干预,没想到孩子出生以后,她一样无能为力。

林婉总觉得如果她能多喂小闺女几日,小闺女便能迎头赶上。

吴氏知道林婉的想法之后,觉得又是好笑又是心酸,少不得要劝林婉几句。

林婉也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有些幼稚,只是每次看到小闺女难免还是会生出类似的想法。

喜欢侯府遗珠请大家收藏:(www.wenjianwu.com)侯府遗珠笔趣阁wu更新速度最快。

侯府遗珠最新章节 - 侯府遗珠全文阅读 - 侯府遗珠txt下载 - 隽眷叶子的全部小说 - 侯府遗珠 笔趣阁wu

猜你喜欢: 春意闹帝仙妖娆:摄政王妃,拽上天王的女人谁敢动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乘鸾我家爱妃超凶哒王妃是道黑月光锦绣田园:农门辣娘子大秦国师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皇上您该去搬砖了我全家人设都崩了世子妃你又被挖墙脚了王爷追妻有点忙农门悍妻忙种田一品容华快穿之王妃有点狂毒宠法医狂妃吾王有令:爱妃要娇宠清穿小福晋:四爷,请独宠!神医她千娇百媚相门庶女爬墙来长姐她富甲一方嫡女她不想宫斗权门贵嫁悍妾当家
完本推荐: 很纯很卖萌:钻石富豪来相亲全文阅读44号棺材铺全文阅读高冷军师的辅助妻(三国)全文阅读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六欲仙缘全文阅读升迁笔记全文阅读三国之蜀汉我做主全文阅读我和26岁美女房客全文阅读帝仙妖娆:摄政王妃,拽上天全文阅读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全文阅读年先生,慢慢喜欢你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星海猎人全文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全文阅读神医废柴妃全文阅读萌宠甜心:总统少爷吻上瘾全文阅读萌宝通缉令:天价俏逃妻全文阅读网游之天下第一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天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校园:帝少,很会撩从被召唤开始梦回80之我有一座传送门穿越之异世的大唐一剑独尊开局一艘宇宙战舰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老王不在,开荒去了我的女儿我的家乡大恩以婚为报白骨大圣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金刚不坏大寨主横推从签到盘古圣体开始我男的,拿了最佳女演员奖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百炼飞升录废柴逆天召唤师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农家娇娘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都市:开局漫展帅晕全场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咸鱼飞升人到中年:青云直上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穿成年代极品他亲闺女我在年代文里暴富从武侠剧开始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侯府遗珠最新章节手机版 - 侯府遗珠全文阅读手机版 - 侯府遗珠txt下载手机版 - 隽眷叶子的全部小说 - 侯府遗珠 笔趣阁wu移动版 - 笔趣阁wu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