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wu >> 墨桑 >> 第254章 咱是一家人

第254章 咱是一家人

吃了饭,信客老叶慢慢喝了杯茶,把皮袋装满热水,就带着黑马兄妹三人,接着赶路。

出了镇子,黑马就挑了根和老叶那根差不多的竹竿,学着老叶拎在手里。

黑马和老叶并肩在前,一路走一路说着闲话。李桑柔和小陆子跟在后面,闷头走路。

出了镇子,走没多远,老叶就知道黑马所言不虚,他们兄妹三人,确实是吃苦耐劳很会走路,步子一点儿也不比他慢。

老叶放下心来,和黑马说着话儿,该怎么走就怎么走。

天刚刚落黑,一行四人到了一座叫何湾的大村子,老叶在前,径直进了村头一家集邸店、食肆、百杂,甚至铁匠铺子于一身的两间门面一个小院。

“唉哟老叶,算着你该回来了,炉子没封火,正等着你呢。”

小店掌柜正扑挞着把旧蒲扇,坐在门口的竹椅上纳凉,看着老叶,急忙起身迎上来。

“你回回都能算准。”老叶笑应了句,回身指了指黑马等人,“今天带了几个池州老乡,得多做点儿饭。”

“有啥好吃的没有?”黑马接话极快。

“有有有,新腌的菜条,这会儿,菜多得很!还有咸鸭蛋,流油!”掌柜眉开眼笑。

他这小店,一次能来三四个客人,那可就是难得的大生意了。

“光素的不行,吃不饱,有肉没有?鸡?鸭?鱼?得有肉!”黑马声音响亮。

“那可贵!”掌柜脱口先叫了句,随即笑出了声,“有有有,有鸡,今年抱窝的童子鸡,刚长到半斤多!要不杀一只?”

“一只才半斤,那哪够!我们四个人,你杀个五六只吧,六七只也行,爆炒,再来盘腌菜条,咸肉有没有?那蒸锅咸肉饭!咸肉切丁。”黑马点起菜来,气势之足,真是没话说。

“好好好!狗他娘!老大媳妇!赶紧赶紧!来贵客了!”掌柜一边往里让老叶四人,一边扬声大叫,“再拿盏灯!拿根蜡烛!拿两根!来贵客了!”

老叶进了屋,先弯腰从包袱里找了封信出来,将包袱往黑马那边推了推,低声交待道:“这村里有封信,我送过去,你看着点儿包袱,我就不背了。”

“叔你放心!”黑马立刻往包袱那边挪了挪。

李桑柔扫了眼小陆子,小陆子三口两口喝了茶,站起来,提了提裤子,“我去方便方便。”

“那边那边,不用出院子。”掌柜赶紧指路。

肥水难得,不能流外人田。

没多大会儿,小陆子和老叶一前一后回来。

掌柜就端上了一大盆香喷喷的童子鸡,再加一盆咸中带酸、翠生生的腌杂菜,白米饭里掺着腊肉丁,外加一盆鸡蛋汤。

几个人呼呼噜噜吃了晚饭,进屋歇下。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掌柜就准备好了早饭,不用黑马再说,就把好吃的全拿出来了。

一大盆炒鸡蛋,一大盆油爆虾,连夜到村头河里搬的虾,流油的咸鸭蛋,素包子,大米粥。

几个人吃好,黑马慷慨大气的结了帐,顺手留了十几个大钱,给掌柜家小孙女儿买糖吃。

四个人吃好喝好,出了村子,走出一段,小陆子和李桑柔稍稍落后些,小陆子低低道:“昨晚上是去送信了,收信那家,瞧着那房子院子,是那村里的好户。

“那家没人识字,是老叶念的信,信是那家的儿子写的,看样子人在太原府,信里说身体都好,掌柜的待他好,说这寄信的钱,都是掌柜出的,让家里放心什么的。

“后头,又听老叶跟那家老太太说:有了信儿,就能安心了什么的。”

李桑柔嗯了一声,和小陆子加快脚步,赶上了说笑愉快的老叶和黑马。

这一天,一直走到傍晚,到了一处十分热闹的大镇子。

李桑柔见镇子足够大足够热闹,悄悄吩咐小陆子,递信给孟彦清等人,各自进镇子,找邸店住下,好好歇一夜。

老叶在前,进了相熟的邸店,老叶拿着十来封信出去送信。

趁着这机会,黑马将老叶包袱里的信看了一遍,原样再放回去。

看好放好,黑马拎着包袱出来,和李桑柔、小陆子三人坐在大堂喝茶说话。

“最远的一封信是到建德的,最近的一封,就是昨天那个何湾村。其余的信,都在这一条路上。”黑马举着杯子凑在嘴边,和李桑柔低低道。

李桑柔慢慢舒了口气。

建德是世子大军要经过的地方之一,照孟彦清的推算,武将军的大军,和世子大军要是撞上,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建德。

“说说老叶。”李桑柔低低道。

这一路上,黑马和老叶并肩说笑,她和小陆子跟在后面,听话听的断断续续。

“老叶其实没多大,今年刚过四十,显老。”

黑马瞄着周围几张桌子,周围几张桌子上,有一桌坐着窜条、蚂蚱和大头三个,还有一桌坐着老孟,其余一圈,都是他们的人。

“他是个倒插门。

“他说他曾祖那一辈,他们叶家还有一座山头,一百多亩水田。

“后来吧,家业传到他祖父手里,他祖父是个独苗,从小念书,书没念出来,倒念出了个好吃懒做。

“娶了个媳妇吧,是个才女,两口子都爱看话本,买了不知道多少话本,成天就是看话本,先是一块块卖田,最后山头也卖了。

“老两口今天卖明天卖,看了一辈子话本,好吃好喝了一辈子,把家产吃光喝光,一伸腿走了。

“这老两口吧,还挺能生,足足生了八个,全是儿子。

“老叶说,他老爹兄弟八个,他大伯二伯生得早,大伯娶的媳妇精明得很,一嫁过来,瞧着那两口子不是过日子的人,就想方设法的搂东西搂钱,等到老两口一死,老大一家子就麻溜利落的搬杭城去了。

“老二媳妇傻,辛辛苦苦的管家,三十多岁就累死了。

“老叶他爹娶了媳妇没几年,那老两口就死了,几个兄弟分了家。

“老大一家跑的快,老二那时候刚死了媳妇,老叶他老爹老娘,家产没分到,分到了能吃能睡不会干活的五个弟弟。

“老叶这五个叔叔,五条光棍,光了一辈子。

“老叶兄弟三个,也就他,虽说是倒插门,好歹也算成了家了,一兄一弟,弟弟十几岁就病死了,一个哥哥,也是光棍一条,现在也做信客。

“老叶说他能做这倒插门女婿,是因为他长得好,他长得是不错,这都过了四十了,身板儿挺直,瞧着还是挺好看。”

黑马评论了句,啧了一声。

“老叶说起他媳妇,他媳妇家,感恩得很。

“说他刚上门那几年,他家里穷,碰上家里断顿,他偷着往家里送点儿吃的,他媳妇明明知道,就当不知道,有一回,他娘病了,他偷偷舀了两瓢米,拎到家一看,他媳妇往米里塞了块腊肉。

“他说他丈人丈母娘也知道,也都当不知道。

“他丈人是做信客的,不过不是专门做,就是赶着农闲,冬天里跑个一趟两趟,还要顺带贩点货,他说他丈人能干得很。

“他跟他丈人做了信客,后来,又带着他大哥也做了信客。

“他有仨儿子一个闺女,闺女最小,大儿子今年十六,在富阳城一家药铺里学抓药,二儿子十三,原本打算送出去学个手艺,这几年兵荒马乱的,没敢往外送,现在在家里,跟着他一个堂舅学木匠。

三儿子九岁,小闺女才四岁。”

李桑柔凝神听完,慢慢嗯了一声,沉默片刻,和黑马道:“咱们的事儿急,不能再等了,明天探探话,把咱们的来意透给他。”

“好,要是,万一?”黑马拧着眉头。

“先别想那么多。”李桑柔垂眼道。

……………………

第二天,继续黎明启程,一口气走到太阳升到头顶,四个人坐下来喝口水歇一歇。

小陆子拉了拉和老叶高谈阔论的黑马,两个人往旁边走了几步,头抵头的嘀咕。

“早上起来的时候,三丫眼睛都肿了,你看到没?”小陆子贴着黑马问道。

“她又哭了?咋又哭了!这不是正找着呢!”黑马大瞪着双眼。

“嘘!你轻点儿!

“刚我问三丫了,她说她夜里做梦,梦到……不好呗!

“三丫说,光这么闷头走路,这哪是找人?这话也是。”小陆子叹气。

“能怎么打听?这是江南,南梁,这不是咱们大齐……”黑马生气了。

“你叫什么!”小陆子扑上去捂黑马的嘴,两人一起回头,一脸惊惧的瞪着正看着他们的老叶。

“叶叔,您那个,那个,没听到啥吧?”黑马一脸干笑,搓着手问道。

“你那句……”

老叶想说没听到,却没能说出来,马二郎刚才那句咱们大齐,声音太大了,他要说没听到,这胡说八道的太明显了。

“叶叔,我那是胡说的,你别往心里去,可千万别当真!”黑马赶紧解释。

“二哥,你都多大了?还成天这么不稳当,你瞧你这话说的,你当咱叶叔是傻子啊?”小陆子没好气的啐了黑马一口。

“你们,到底要找什么人哪?”老叶从黑马和小陆子,看向坐在块石头上垂头垂泪的李桑柔。

黑马看向小陆子,小陆子看着黑马,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黑马指了指老叶,一脸干笑,“叶叔跟咱大舅是老乡,咱大舅说过,休宁人最仗义,要不?”

“叶叔都听到了!你这个大嘴巴!你说吧!”小陆子没好气的说了句。

“叶叔,俺们三个,是池州人,可是吧,是江那边的池州的。”黑马挪到老叶身边,一脸干笑,“池州人这一条,没瞎说。

“俺们三个,虽说是堂兄妹,可是自小儿一块儿长大,又都是爹娘早没了,就跟亲兄妹一样。

我们三妹妹,她男人,那个啥,这也能说么?”黑马回头看向小陆子,问了句。

“说都说了,还藏这一点儿,有啥意思?”小陆子还是一幅没好气儿的模样。

“那我可就说了!”黑马猛一巴掌拍在老叶大腿上,“叶叔,这话说出来,咱可就真不是外人了!

“我三妹妹她男人,是吃兵粮的,是个百夫长。”

老叶听的瞪大了双眼,“那你们找的人?是她男人?那咋找到这里来了?你们大齐?难道?”

“是俺三妹妹做了梦,一连四个晚上,夜夜梦到她男人,一身的血,看着她哭,三妹妹说,她看到她男人身后有座城,城头上写着建德两个字。

“这个梦太吓人了是不是?连着四个晚上!

“接了信儿,我就去打听了,那会儿我正好在抚州,收绸子,一打听,说是一个半月前,是有一队大齐军,过了抚州,往东边去了,从抚州往东,那不就是往建德城了?是吧?

“这我可吓坏了,赶紧往家赶,赶到家里一说,我三妹妹就急眼了,非要去找不可,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唉,就这样!”

“建德城过兵这事儿,我还真没听说过。”老叶紧拧着眉头,想了想,又摇头道:“不对,我上回去建德城,那是三个多月前了,照你说的,一个半月前,那时候是还没过兵呢。

“唉,这年头,当兵的,真是……”后面的话,老叶没敢说出来。

这兵荒马乱的年头,当兵的,真是说死就死了,一场仗下来,到处都是死人!

“叶叔,俺们肯定不会连累你,要不,你就当不知道,前头逢县过镇什么的,万一,你可千万别,那个啥。”小陆子蹲到老叶旁边,陪着一脸笑道。

“你放心。”老叶犹豫了下,叹了口气,“算了,我也有话直说,省得你们不放心。”

老叶回身拍了拍装满信的包袱。“这里头的信,你们知道是从哪儿来的?”

黑马和小陆子一起摇头。

“这都是从江北过来的,江北的顺风递铺递过来的。

“我们好些人呢,隔天就有一船信过来,像我们休宁这条线,五天接一趟,除了我,还有好些个信客,专做这接信派送的活儿。

“说起来,唉,放心吧,我最多帮不了你们,断不会害你们。”

“这是顺风过来的?”黑马两只眼睛瞪的溜圆,一幅大惊失色的模样。

“唉哟!那可有点儿,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小陆子一边笑一边唉哟。

“叶叔,咱是一家人!我这三妹妹,就是顺风的管事儿,还做得挺大,管好几个地方的派送铺子呢。

“我跟我弟弟,能有钱做绸子生意,这本钱,还是三妹妹给的呢!”黑马指着李桑柔,由大惊而大喜。

“真的?是听说顺风爱用女掌柜。

“你这个妹妹,不声不响的,没想到是个有大本事的!”老叶惊叹,冲看向他的李桑柔点头欠身。“也是,有本事的人都不声不响,我家妮她娘也是个话不多的。

“那咱们是一家人!你妹妹这事儿,一会儿到镇上,咱们就打听打听。”

“那得悄悄儿的,咱们可得小心点儿。”小陆子一脸谨慎。

“那肯定,那咱们赶紧走吧,这事儿,人命关天!”老叶一边说,一边站起来。

“这包袱我来背!”黑马上前抢包袱。

老叶伸手拎过去,“信客的包袱,那得自己背,这包袱不重,咱们赶紧走吧。”

喜欢墨桑请大家收藏:(www.wenjianwu.com)墨桑笔趣阁wu更新速度最快。

墨桑最新章节 - 墨桑全文阅读 - 墨桑txt下载 - 闲听落花的全部小说 - 墨桑 笔趣阁wu

猜你喜欢: 悍妾当家凤逆天之杀手狂妃长姐她富甲一方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如意事王妃是道黑月光我全家人设都崩了江山谋之锦绣医缘农门悍妻忙种田晏晏于归大秦国师喜时归逆天神妃:魔尊大人撩一下锦乡里帝妃临天锦衣玉令相门庶女爬墙来救世主她才三岁半后华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妃本良善:皇上请下堂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成亲后王爷暴富了侯府遗珠农女福妃名动天下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
完本推荐: 鬼王的特工狂妃全文阅读少女契约之书全文阅读帝凰之神医弃妃全文阅读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全文阅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全文阅读极品小魔妃:邪君别乱来全文阅读我们未完待续的时光全文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全文阅读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全文阅读一婚二宝:欧少,不熟请走开!全文阅读情迷兽王:杠上狂野BOSS全文阅读天下为聘:盛宠嚣张妃全文阅读星海猎人全文阅读鬼医狂凤:傻王绝宠佣兵妃全文阅读孩子的父亲都想和我谈恋爱全文阅读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全文阅读冥婚霸宠:鬼夫,深夜来全文阅读倾国太后全文阅读恶魔心头宠:老婆,你好甜全文阅读升迁笔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魂帝武神我的女儿我的家乡从跟女神合租开始重生校园:帝少,很会撩近战狂兵宠婢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斗天武神农家娇娘大庭叶藏的穿越我养的儿砸又凶又萌全能夫人被宠成了小娇娇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废柴逆天召唤师大秦:开局成为国库大总管我能升级避难所全知全能者我在直播种田凤啼长安寒门宰相都市:开局漫展帅晕全场最初进化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全球密室[无限]冠上珠华权宦心头朱砂痣魔临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我在魔界搞基建八零甜妻萌宝宝

墨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墨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墨桑txt下载手机版 - 闲听落花的全部小说 - 墨桑 笔趣阁wu移动版 - 笔趣阁wu手机站